当前位置:深圳热线 > 品味深圳 > 城市絮语
深圳,是一座有温情的城市

freedom 2005/03/16

骂深圳的贴子我读到过一些,主要是埋怨深圳治安不好、人情冷漠。比如一位“职业侠客”网民写道:“白天上班担心入室盗窃,公交车上又有成群结队的小偷,晚上加班回来路上祈导别碰上斩手党,睡在家里要千万关好门窗。--------深圳生活真实写照”。

我把这篇贴子说给年逾70的老母亲听,她笑着问:“是这样吗?我怎么觉得深圳很好?好过家乡,也比**(注:北方最大城市)好多了。”

母亲惊诧得有些道理,因为她来深圳以后,得到陌不相识的人帮助太多了。从她这个老年人的有限经历来说,深圳的确是一个充满温情的城市。

在深圳火车站,她下车后,一位解放军战士帮着推她的轮椅。这是她到深圳的第一印象。

那天,我开车携母亲送女儿去医院看病。路上,女儿说没吃早餐,肚子饿了。我就叫母亲在车里等一下,带女儿到路边一家快餐厅就餐。吃到一半,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字,我回头一看,是快餐店里的服务员把母亲搀扶进来了。原来,母亲内急,怎奈左脚的糖尿病足,溃烂多年而不愈,行走极其困难。这位服务员看见了,连忙把老人家扶进店里,一直到卫生间,还帮把地面擦干,防止老人滑倒。我当时大为感动。这本来也不是这位小姑娘的份内之事呀。她怎么能这么体贴?连本家媳妇都做不到这一点。想来又暗自伤心。

那次带哥哥一家去世界之窗参观,妈妈凭身份证就进去了,没收费。春节期间的门票可是要120元大洋的啊。老人家原先怕我用钱多,不愿到公园去玩。这下好像得到了天大的优待,满心喜欢。回来后多次称赞:世界之窗比某某地好看多了。

我跟她说,深圳还有好几个大公园都是免费开放的呢。她不解地说,那公园的管理人员谁给开工资呢?在外地一些城市里,断然见不到不收门票的公园。

有一次带母亲去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完身体,我将医院的轮椅还了,嘱咐妈妈站在门口台阶上勿动,等我开车来接。等我开车来时,正见一位小伙子扶着妈妈走下台阶。妈妈回家心急,没听我的话,硬要自己走下台阶,差点摔倒。这位小伙子看见,连忙上前扶住。

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碰到。母亲第一次到大城市住这样久,深切感受到深圳的温情。有次开车带她观览深圳城市风光,她对我讲:牛娃呀,我这辈子养你,现在我享到这些福,就值了。说得我鼻子酸酸的。父母养育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,我们给予他们的回报仅仅这一点,就让他们满足了。他们的要求是多低啊!母亲所说的“福”里,不仅仅是城市的风光、我的汽车,而同时包含了社会对她的关怀,比如那些出于本能搀扶她的人们。我深深感谢他们。

我说是“本能”,可能很多人不会同意。但我相信,深圳以年轻人居多,他们远离家乡,常思念父母。或者,只有在这样的地方,他们才更能反过来,想念父母的种种好处。他们很多人心底,都有反哺父母的强烈愿望。见到老人就觉得亲切。要是见到行动困难的老人,自然而然地升起怜悯之心。所以,在这个以年轻人居多的城市,敬老的确是一种风尚。有一次我80多岁的伯母来深圳旅游,在路上跟别人走散了,迷了路。是一位好心的的士司机帮她打了110电话,110电话又找到我,才使伯母免受流浪之苦。那位的士司机死活不肯要钱,他说,“我也有自己的母亲,如果碰到这种事,别人也会不计代价给予帮助的。”他是个湖南人,开车带着我伯母转了40多分钟才找到了我。

这种敬老风尚,在别的城市里不那么明显。至少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县城,虐待老人的事就并不鲜闻,以致有“娶了媳妇死了娘”的说法。

深圳有抢劫者,有小偷帮,有斩手党,有骗钱的人才中介,有卖假发票的、做假证的、游荡伺机作案的……那是社会的一面,这也是母亲还不知道的。另一面,深圳确实又有很多义人、很多善举。深圳义工联是全国最早向香港学习的,深圳的社会公益志愿者也闻名全国。正在我写作此文时,一些热心的网友们正在街头散发传单,为救火英雄张长玉募捐。张长玉是一家公司的员工,工厂起火,他奋力灭火,身负重伤后,老板却拒绝给他治疗,想把他当作包袱甩掉。好人遇到了黑心老板,够不幸的;但深陷绝境后,竟然得到很多不相识的人们的帮助,这又是幸运的。爱与恶如此胶着,又互相激发。这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真实。

这就是社会,不要对社会作简单的判断,要么漆黑一团,要么光明一片。都不是。社会本来就是光明与阴影并存、善良与罪恶同在的。作为一个生活在深圳的人,我愿意更多看到这里的光明面。这是我们生活下去的理由所在。

正如一位网友所说:只要有爱就有希望。我愿意别人也谈一些在深圳遇到的感人的事。

论坛

我要评论 【关闭】


--- 相关链接 ---